我等到了,在我心里。

我有一块墓地,风景大好,爱我的人都曾来过
他们帮我豢养豹子,长江,还有一万英尺外的雪山

贴着蕨类的耳朵,我有地衣的心跳。如果我不能比植物更美
阳光将照耀多年,并倾其所照

--------《途说》
一人站在东街口,万人空巷,车水马龙。想起你曾说,这只是你梦想的起点,而我看到的不过是你所想的冰山一角。

细细算来你离开这儿已经有五年了。那时我并不理解你,当你把诗投稿赚取了第一笔稿费,是多么地激动。你骄傲地告诉我说,你要努力凑够钱,一个人去马尔代夫。那时候的你真的有很多做梦都想去的地方,什么法国,意大利,巴厘岛。就像你写的诗歌一样,你要走遍千山万水,漂泊远方。我羡慕你的理想,更被你所打动,可关于远方,我可连想都不敢想!

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一年,我们的话并不多,偶然的机会你告诉我,你暑期要去当国际义工,目的地是你想去的巴厘岛。你告诉我机会难得,你也因为你的梦想选择了旅游英语这个专业,这有助于你选上巴厘岛的义工,你离你的梦想又近了一步。你曾邀我同行,而我因为英语水平有限,只能望而止步。

很快又过了三五年,我开始期待远方,我盘算着那一万英尺的雪山与遍布地衣的山丘。当我一次次憧憬诉说我梦幻般的理想时候,总会有人告诉我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我不以为然,因为我知道那是我要的生活,我会尽最大努力实现它。

我快开始追寻你曾追寻的东西,只是理想来的太晚,等到我有了这种梦想,你却与我不同了。你告诉我你要留在那座西部小城,如民谣所唱般安逸地生活下去,在那座安逸而繁华的城市老去。我寻寻觅觅来到了我们曾指指点点的地方,迎来的确是冷冷清清。阳光照耀着我一侧脸庞,我能体会到那种温柔,晨风吹疼另一侧的脸庞,亦感觉寒冷。

我在想,是时间改变了我们,还是我们改变了彼此。我不明白我何时是对的,这就如同我一人走在这东街口,看到繁华的街道而孤单单一人,不知是来对地方,还是多此一举。一通电话你告诉我,你也很后悔,虽然你现在决定安逸在那座西部小城,但是你也很迷茫。

时间跟我们开了个玩笑,我踏足了那些我曾想都不敢想的地方,忙碌于互联网工作的前沿。而你逐渐安逸,毕业以后开了一家宠物店,每天和小动物打交道,你说你唯一后悔的就是那通电话,你后悔那通电话迟了半年,不然我可能安逸在成都,谁知道呢。

我想爱的形式不仅仅局限于一段时间和一座城市。即便相隔千里,亦能感觉到心的距离,那种穿越时空与跨越空间后无限接近的距离,或是爱的一种。或如你所说,七年后我们各自成婚,我们会各自幸福,并明白真正爱的形式与生命的意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